设置
书页

第四百四十章:申公豹投商

请记住本站域名: 浮云阅读

  朝歌。

  “大王,城外有个自称昆仑山炼气士的道人前来求见!”

  百官群臣正有条不紊的汇报着九州各方近期的情形,忽见妖帅自外赶来,跪在殿上。

  “可曾报出名姓?”

  随着国势大改,帝辛身上的威势也日益渐增,只是坐在那里,便见周遭空气凭生紫意,似龙盘虎踞,如氤氲薄雾,神异非凡。

  妖帅道:“那人自称申公豹!”

  帝辛眼眸稍动,浓郁紫意瞬间涌动如沸,嘴里不轻不重的“哦”了一声。

  “进来吧!”

  吐字如令,似言出法随,殿内虚空蓦然如水波荡漾,一个道人已骇然动容的跌落了出来,望着帝辛瞠目结舌,颤抖道:“人皇习法?”

  “如何?”

  帝辛颇感有趣,面上却不见喜怒。

  申公豹心中委实震撼难言,盖因自三皇五帝之后,为人皇者断不可修习长生大道,天地纲常,枯荣轮转,兴衰有替,气运又岂能尽被一国一人所得,倘若人皇习法,岂不是要与天帝比肩,天道如何能允。想那三皇五帝个个神通莫大,可惜却不能存于人间,三皇久镇于火云洞中,五帝则是被初祖以莫大功德庇护于“祖庙”之内,原因便是在此。

  毕竟人族本就已为天地主角,倘若三皇五帝皆出,再有诸位上古人祖出世,莫说是圣人,便是天道也要忌惮。

  但如今看帝辛这等恐怖气象,只怕并不是简简单单的长生大道,恐怕比他那几位师兄还要恐怖厉害,甚至他有种恍惚的错觉,单轮威势,就是元始天尊都没有这般霸道,简直就和做梦一样。

  “小道申公豹,见过人皇!”

  他强压心头骇然,却不敢再卖弄自己圣人弟子的名头,自贬身份。

  听到他的话帝辛罕见发笑。

  “呵呵,你现在算是阐教弟子?还是我人族子民?”

  申公豹心头一紧,迎着那双幽黑眸子,他只觉得一股无形压力落在身上,更是心知这等境界的修士,恐怕已能感知自己心中所想,当下咬牙恭敬的跪伏在地。

  “人族申公豹见过人皇!”

  帝辛似是比较满意这个回答,低声道:

  “唔,说说吧,见我何事?”

  申公豹头一抬,心道既然师门对我不公,那就别怪自己不义了,他道:

  “回禀人皇,我此来是为了人族兴衰,临下山前,我那师兄姜尚已径直去了西岐,说要助那飞熊入梦之人反商之行!”

  “什么?你所言可否属实?”

  一旁文武百官闻听西岐反商无不哗然,太师闻仲更是须发皆张。“这姬昌蒙受皇恩多年,不想竟果真生出了逆心!”

  申公豹沉声道:“我所言句句属实,皆乃、皆乃圣人亲传,言那西岐当出新主,殷商气数已尽,当兴兵伐之!”

  他眉宇阴鸷,寒声道:“且那姜尚更是操持封神榜之人,此次便是妄想凭着大劫毁掉成汤江山!”

  “可恶,气数已尽?如今天下国势渐强,万众归心,百川汇流,怎能说气数已尽?”

  闻仲惊怒非常,帝辛的变化他是看在眼中,何况这还是他的弟子,如今帝辛虽说以霹雳手段颁布下一系列的举措政令,起初尚有不妥,然如今成效已现,可谓是不同凡响。

  可这尚未来得及高兴却又被人泼了一盆冷水,这何止是一盆冷水,简直是如坠寒潭。

  “而且,师尊曾言,那玉虚宫十二金仙亦会下界相助!”

  “哼,莫道只有玉虚宫有修行者!”

  闻仲深吸了一口气,心里已打定主意回金鳌岛面见师傅金灵圣母。

  “太师莫急,大商如何生,如何活,又岂是曲曲一言可定的,何况姬昌尚未有动作。魔帅,你且让人传话给西伯侯,言那姜尚意图谋反,其心可诛,让他将其斩杀,以证其心,你把头颅给我带回来,若他不答应,八百诸侯共伐之!”

  殿外的魔帅应声称“诺”,转身已急步去调集人马了。

  帝辛眸子一瞟申公豹。

  “至于你,申公豹,孤王就给你国师坐坐,如何?”

  “臣谢必不辜负人皇圣恩!”

  申公豹本来已经暗叹自己怕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,那想到突然听到这个,登时欣喜若狂。

  “莫要高兴太早,如今大劫将起,自当需要助力,名山大川之间不乏修行奇术的高人,孤王招贤纳才,你且寻些来,可做得到?”

  “臣自当效命!”

  待安排完申公豹。

  “妖帅,你且去通知八百诸侯姬昌谋逆的消息,看看他们如何反应,若是暗中串通西岐便就地格杀吧,莫要惊扰到别人!”

  帝辛有条不紊的布置着一切。

  “是,臣明白!”

  妖帅走出大殿,身形骤然化作无数血影分散各方而去。

  尤浑这事见机高声道:

  “有事禀奏,无事退朝!”

  一退朝,太师闻仲便匆匆回到了府中,就听府邸内响起一声低沉兽吼,遂见一只墨麒麟摇头晃脑的驮着他腾云而起,朝东海飞去。

  东海金鳌岛。

  事关殷商生死存亡,闻仲不敢懈怠,一路运足了法力,不过半柱香的光景,人已瞧见茫茫碧波上一座被万千金光霞彩笼罩的仙岛。

  众仙来朝,诸般飞天妙姿往来穿梭,不似昆仑山那般冷清,如今截教门人弟子愈发众多,几代弟子层出不穷,鼎盛无比。

  “啊,师兄,今日你怎得有空回来啊!”

  那众多虚悬天地,入定打坐的身影中,一生得面如蓝靛,赤发獠牙,凛凛威风的凶汉忽睁眼喜道。

  此人却是与闻仲同为金灵圣母门下的一气仙余元,只是得见闻仲面色沉重,不由敛了笑意。

  “师傅何在?”

  “师兄有所不知,一年前师祖讲道解惑,师傅感受颇深,如今已至大罗妙境,正稳固境界呢!”

  这金灵圣母在截教门人中地位可不低,而且还是极高,仅次于大师兄多宝道人,为女仙之首,犹在三霄与龟灵等人之上,一路上诸多截教门人见到二人俱是热情招呼,一番寒暄下来也颇费了不少功夫。

  待行至一处百多丈高低的高塔前,二人方才止步。

  高塔虽顶上八角,然底下却只有四门,四门上各有四象烙印,栩栩如生,几快跃将出来。

  闻仲面有犹豫,不知如何开口,不想四象塔忽的“轰隆”一声离了大地飞快旋转,神光闪烁间,已被人收起,塔下一个正在氤氲中打坐的妙丽眸子豁然睁开。

  “怎得,在那俗世待了多年连你也变得这般不爽利了?说吧,遇到何事了?”

  眸子的主人身穿紫衣,乌发梳髻,宝珠点缀,肤肉如雪,周身溢彩流光,皓齿轻启。

  闻仲闻言只把那朝廷上发生的事又讲了一遍,听着听着,金灵圣母秀眉便蹙了起来。

  若要细论,那帝辛还算是半个截教门人呢,毕竟为闻仲的弟子,也算是她的徒孙,且这些年来一直对截教供奉有佳,此刻听闻成汤气数已尽,不免心中着恼,何况若无外助,自己这弟子怕是免不了就要被那阐教门人用来挡劫了。

  “哼,老师早已对我等说过,这封神大劫,上不上榜全凭天数,皆靠手段,生死自理,岂是他阐教说尽便尽的,你且先回去,他阐教有十二金仙,我截教也不是好惹的,待我禀明老师自会前去助你,看看他们有何手段!”

  闻仲心头一松,拜别了金灵圣母又径直返回朝歌,却是调兵遣将,做好了以应万全的准备。

请记住本站域名: 浮云阅读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