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书页

第四百四十二章:陆压上榜

请记住本站域名: 浮云阅读

  七百万有多少人?

  放眼望去,人间大地之上,尽是一片黑色洪流,人头攒动,浩浩荡荡,无边无际。

  大军过处,地动山摇,万兽蛰伏。

  虽说这些兵卒不通修行,然到底还是有不少人得到了传自上古的武道,不通术法,然体魄却不俗,此刻七百万众的煞气只可谓是铺天盖地。

  太师闻仲领兵,余者武成王黄飞虎,冀州侯苏护,妖帅,魔帅以及方诸侯俱是领兵而行,而当先者则是一玉辇,其上珠帘华盖垂下,隐见一尊威严身影端坐其內。

  足足过了五日,众将方才到岐山下的广阔平原。

  见离西岐已然不远,所有人这才安营扎寨。

  “报!”

  “侯爷,那帝辛御驾亲征,携七百万将士以及诸多截教高人以到五十里外了。”

  西岐城上,姬昌脸色凝重,他西岐举城上下才不过三百万人,未曾想帝辛竟来的这般快急,实在有点手足无措。

  只能望向姜子牙。

  “丞相可有妙计?”

  “那截教门人既然敢助成汤,妄想逆乱天数,必是难免浩劫,有我诸位师兄在此,侯爷勿忧!”

  姜子牙捋须笑道,言语中自信无比。

  正说着,那天外忽见一朵霞云落下,云上立有一人,仙风道骨,气息平和,身着素色道袍,胸背皆有一阴阳鱼的晦涩变幻。

  “啊,玄都师兄!”

  阐教十二金仙得见来人先是惊,然后是喜。

  “广成子见过玄都师兄!”

  “赤精子见过玄都师兄!”

  “惧留孙见过师兄!”

  “黄龙真人见过师兄!”

  “太乙真人见过师兄!”

  “众位师弟不必多礼,如此却是显得生分了!”

  来人正是有那三教弟子第一人之称的玄都大法师,深得老子真传,据传其丹道一途已得造化玄妙之功,修行境界更是早已达大罗妙境,如今想来定然又有突破。

  “老师有言,此番成汤逆天而行,令我前来相助侯爷!”

  玄都说完话手中一亮,亮出了太极图。

  一众金仙见状又是大喜,竟然把先天至宝都拿了来,此行必然万无一失。

  玄都方落,这天外又降一人,那人赤袍赤发,背负一古怪葫芦,眉宇阴鸷,多带戾气。“贫道娲皇宫陆压道人,得女娲娘娘之命,前来一助侯爷!”

  “见过陆压道友!”

  众人心里大觉惊奇,却是看不出陆压的跟脚,但也不敢失礼,一番寒暄。

  忽听。

  “你们便是所谓的阐教门人?”

  这声音威严低沉,仿佛横空出世一般。

  所有人寻声望去,就见远方的天地间尽头,一驾玉辇正不急不缓的悠悠驶来。

  赶车的车夫居然便是数日前到西岐传令的魔帅。

  听到这种语气,那黄龙真人最是安耐不住,他最重阐教尊严脸面,此刻大声呵斥道:“你是何人?也敢如此轻辱我阐教!”

  “大胆,大王当面,焉敢放肆?”

  魔帅眼露杀机。

  “大王?你便是那帝辛?”

  众金仙眼神立时各有变化,何况还是单独前来,真不知道是狂妄还是诡计。

  “不过亡国之君罢了,何况还敢背天而行,来的正好,待我将你擒下,论个逆道之罪。”

  那广成子眼神一凝,手中变出一翠玉小钟,此钟有名,谓之“落魂钟”,摇之可令人魂不附体,失魂落魄,他提钟在手,法力一运,立闻钟声响起。

  可任凭他如何催动,那玉辇上的人连同魔帅却丝毫不受影响,就听车驾上一句话淡淡响起。

  “这便是玉清大道?呵呵,不足道也!”

  “好胆!”

  一听此话,玉虚宫诸位门人无不怒容满面。

  “着!”

  赤精子提阴阳镜在手,只对着车驾一照,却骇然发现对方仍是未有丝毫损伤。

  其余人也是又惊又怒。

  “你是玄都?倒是有些看头!”

  “至于你,嗯?呵呵,我道是谁,原来是你这条侥幸得活的漏网之鱼!”无视着一众砸来的法宝,帝辛一一扫过城上众人,待看到陆压道人后,他却颇有意外,居然是当年妖族的十太子。

  然后轻声道:“也好,送你去和你那几位兄弟见面!”

  陆压道人正自惊疑帝辛怎会看穿他的身份,冷不丁再听这句,眼中阴鸷登时浓郁如水,阴森的的看着那玉辇,然后解下了自己的葫芦,揭开葫芦盖。

  立时,一道如线毫光窜出,起在空中,紧接着其上再现一物,长七寸五分,横在白光顶上,有眼有翅。

  他只将葫芦口对准了玉辇里的帝辛,立见白光“嗤”的一声飞去,却是钉人元神,悬在泥丸宫上。

  残酷一笑,遂听陆压口道:“宝贝请转身。”

  “不必,孤自己动手!”

  帝辛制止了欲要出手的魔帅,珠帘后立见一只难以言喻的白皙右手缓缓探出,只对着白光齐奇物一抓,那无物不斩的毫光瞬间便似一条泥鳅般被帝辛擒在了手中。

  “原来,是东皇太一的精气,和最后真灵所炼!”

  “你敢夺我至宝,还我!”

  陆压道人见之勃然大怒,身形豁然飘起,口中发出一声怪戾的尖啸,却是怒火攻心,全然忘了去思考对方为何能擒住自己的斩仙飞刀。

  一股澎湃火气凭空而生,炽热难耐,陆压道人赤袍赤发此时此刻俱都弥漫上一股焚天之焰,就连双目都被火焰所充塞。

  便在一众金仙的骇然中,蓦然离了城头掠到空中,紧提葫芦,掐诀念咒,似是欲要召回那寸芒毫光。

  可任由他如何使唤,那只手就像是始终无法动摇般,纹丝不动,更是纹丝不伤。

  “啊!”

  厉啸一声,一股火浪自其体内冲出,朝帝辛涌去。

  可就在这时,天地间不知何故多出一抹黑光,那黑光来的突兀,宛如昼夜交替时的第一抹黑暗,分割了乾坤阴阳,只在众金仙遍体发寒中,划出一道弯弧,自陆压道人得脖颈处掠过。

  原来,这光,竟然是一柄恐怖黑刀,其上魔影隐现。

  震怒的神情犹在脸上,可这也是陆压道人最后的神情。

  而后一条血痕悄然浮现,他的身子立时尸首两分,然后粉碎,一缕真灵直直上了封神榜。

  这变化来的太快,非是众仙不想救,而是完没想到出刀之人居然是帝辛。

  “人皇习法?当杀!”

  陆压身死,原地却见光影闪烁,一张图卷飞快展开,朝帝辛罩去,其內更是传出了女娲冰冷的言语。

  “滚!”

  帝辛嗓音不咸不淡,左手五指一张,掌中却见一方无垠星空显现,随后握指成拳,便对着山河社稷图轰了出去。

请记住本站域名: 浮云阅读
书页